中越自卫反击战

中越自卫反击战

我参加中越自卫反击战平凡而真实的经历

--纪念在自卫反击战中死去的战友—

一、绪言

一九七九年,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特殊年份,也没有多少人会怀念这个曾经令人热血沸腾的岁月;随着时间的推移,新一代最可爱的人已不会被人们记起,血然的风采已失去光泽,记得它的只有活着的我们和死去的他们,记得它的只有边境线上那依然如血的红土,无边无际的丛林,重叠反复的雷区和那满山遍野的猫儿洞。那时流行这么一句口号叫:“新一代最可爱的人”。确实,在那个大体和平的年代里,有这么一块战火纷飞的孕床,的确可以培养出许多英雄,作为参战军人我们理所当然会成为千万青少年的崇拜偶象,但这一切与我好像根本无关。当我们辗转在炮火中,挣扎于弹雨下,有谁能知道呢?

“一九七九”在我的心里永远是一个感叹号,它永远存在于我心灵的深处,影响我的一生,成为我生命中最黑暗的组成部分,那一场无情的战争让我失去了很多曾经肝胆相照的弟兄,时间虽然已经过去快三十年了,但那场战争的阴影一直陪伴着我,也许是心里积压了太多的仇恨和悲哀,我从那时起变得与世无争,只想平静地为死去的战友好好的活着,因为我的生命里流着他们的血。这么多年来,我一闭上眼睛,30年前那一场场硝烟,那一声声炮响,那一个个倒在我面前的战友血肉模糊的面孔怎么也不会忘掉,记得那时候的我只有木然的掘着工事,木然的咀嚼着压缩干粮,木然地跟随部队冲锋,木然的等待着死亡的临近。

七九年三月十五日凌晨八点,战争结束了,我们终于要回家了!当我踏进国土时,听到广播里传来:嘀嘀嘀 刚才最后一响是北京时间八点正。那一刻,我就像从一场恶梦中醒来一样,我高兴得哭了,但是一滴眼泪也没有流出,却哭得如此的畅快。我哭什么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一年我19岁。

二,战前的简要经过

战争之后我才知道:1978年底,在中国的大地上,发生了2件重大的历史事件,一是以华国锋主席为首,以叶剑英、陈云、邓小平等人组成的党中央召开了党的11届3中全会,全会决定:1是结束了长达10年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2是停止以阶级斗争为钢这个错误党的纲领、3是把党的工作重点由以政治斗争为主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而第二件就是越南公然出兵侵略柬埔寨,并占领了柬埔寨的首都金边。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曾经是“同志加兄弟”的越南,竟然敢向我国大打出手,中越关系急剧恶化。1979年的1月初,副总理邓小平出访美国,这位人民解放军的总参谋长,顺应军心民意,终于下决心采取军事行动了。就这样,教训越南保卫祖国的历史重担就责无旁贷地落在了我们这一辈年轻军人的肩上。

1978年月11月,我所在的部队——昆明军区14军42师124团一营二连正在文山州邱北县平远街参加军事演习训练,突然接到上级的命令回营,那一晚我们们连夜回到了营房--文山。紧接下来就是进行战前的准备工作。11月16日晚,我所在的部队开始向边境集结,经过了两天多的行军我们来到了马关县马白公社新寨大队,进住在村民家,这时部队开始扩编,我们营由原来的三个连队(二个步兵连和一个机炮连)扩编为五个连(三个步兵连,一个重机枪连和一个82无后坐力炮连),我由原来的二连分配到了新建的三连。由于当时每个连队的人本来就少,扩编后每个班只有2-3人,我被提为副班长,班长是76年的老兵何开双,另外还有一个78年的贵阳兵赵勇刚。12月17日,79年入伍的新兵开始分配到连队,全连补充满员。在新寨村进行了紧张而艰苦的战前训练。就在那时,我战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人,战争需要有更多的共产党员冲锋陷阵,顺应这个时代的要求,我实现了梦寐以求的愿望。 79年1月17日我们部队又向前开进了十五公里。到达马关县城附近的石门坎村,在这里又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中越自卫反击战 (共17页,当前第1页)

你可能喜欢

  • 中越战争
  • 中印战争
  • 古代战争
  • 越南战争
  • 西沙海战
  • 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
  • 硬件工程师笔试
  • 老山前线

中越自卫反击战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