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母亲的少年时期

我母亲少年时光的大部分是在解放后渡过的。

“中国人就是善良。”母亲在回忆小日本战败后的一些情景时说。

“当我们看到那些小日本摆地摊、卖地瓜时的狼狈样,都恨不起来了。”母亲这样说。中国人天性善良,此时人的怜悯之心战胜了复仇的心理,我想。

在济南被解放之前我外婆又有了一次不成功的婚姻,嫁的是王耀武手下的一个上校参谋。我们知道,在军队里有句话“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讲的就是那些参谋,虽然军衔不低,但却是最没有实权的人。我外婆逃到武汉后就和这位河南籍的军官离婚了,我小姨(同母异父)被外婆带回济南。我母亲把一岁多点的小姨一直带到六岁多上学。解放后的济南百废待兴。那时共产党已经把政权建立到了街道,他们挨家挨户了解情况,帮助那些困难的家庭摆脱贫困。我母亲就是那时走进了工厂,开始了她四年多的产业工人生涯。那时我外婆一个人工作要养活一家四口人(包括我外曾祖母),经济上十分拮据,家里的生活又重新陷入困境,我母亲也就是在那时再次失学,12岁开始了她打工的生活。在街道干部的帮助下,我母亲先后在麻袋厂、卷烟厂等工厂做工(也多亏那时没有禁止童工的法律)。虽然都是私营企业,但老板不敢公然盘剥工人,不久开始公私合营,工人的待遇又有许多提高。我母亲虽然是学徒,但是每周也能挣回小半袋小米或玉米面回来。我外曾祖母从菜场检回一些烂菜叶腌咸菜,每天他们可以吃到咸菜小米粥。只有我母亲生病的时候才能吃到一顿面条。虽然那时的生活很艰苦,但是我母亲说,比解放前还是好多了,至少家里有的吃了,至少再没有“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惨况了。

我外婆是我外曾祖父最宠爱的小女儿,但是外曾祖父过早的去世使家道中落,我外婆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品尝到了生活的艰辛。由于她从小生长在比较优越的环境里没有吃过什么苦,因此成年后特别是成家后,面对生活困境常常发脾气,动辄就打骂孩子,有时也不给生活费,让我外曾祖母常为无米之炊而四处告贷。我母亲说那时候,她最不愿做的事就是去当铺。当铺的柜台很高,瘦小的她垫着脚尖也够不到,好不容易把当物递上去,不一会又被柜台里的人扔出来,说这些东西不值什么钱。常常是我母亲要跑好几个来回,才能把东西当出去。外曾祖母也知道当铺有意压价,但看到嗷嗷待哺的孩子也只有接受。

这样的生活让我母亲产生了去当兵的念头。她非常羡慕那些飒爽英姿的女兵们,也特别喜欢看她们在街头演出的宣传剧。54年她瞒着家里人到招兵处去应征,招兵的人看到我母亲后都笑起来了。其中一个人拿了一杆枪往她身边一杵说:“瞧,还没有枪高呢!”结果无论我母亲怎么解释和软缠硬磨,他们就是不收。第二年我母亲再次应征,总算天随人愿他们同意了。参军走的那天,外曾祖母拉着母亲的手哭的最厉害,几度泣不成声。

一个月后她们这批入伍的新兵被调往新疆,在兰州坐汽车往新疆走的路上,望着那一望无际的戈壁滩,许多新兵都哭了,我母亲没有哭。她不是不想念她的亲人,不是不想家,她是想自己闯出一片新天地,开始一种新生活。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我母亲的少年时期 (共1页,当前第1页)

我母亲的少年时期的相关文档搜索

我母亲的少年时期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