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仪式中获得永生的有限存在者——关中丧葬仪礼的文化人类学考察-论文

2 0 1 5年6月

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 J o u r n a l o f Ba o j i Un i v e r s i t y o f A r t s a n d S c i e n c e s ( S o c i a l S c i e n c e s )

J u n . 2 Ol 5

第3 5卷第 3期(总第 1 6 5期)

V o 1 . 3 5 ( S u m No . 1 6 5 )

【民俗与非物质文化遗产】

D O h l O . 1 3 4 6 7/ j . c n k i . j b u s s . 2 0 1 5 . 0 3 . 0 1 3

在仪式中获得永生的有限存在者半 关中丧葬仪礼的文化人类学考察 赵周宽 (西安外国语大学汉学院,陕西西安 7 1 0 0 6 1 ) [摘要] 扶风丧葬礼仪是乡民社会小传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丧葬仪式中,逝者的文化身

份在“血地一体”的复杂社会关系网络中得到准确定位,在繁复多样的仪式中,痛失至亲者的情感得以宣

泄,并获得精神的慰藉,个体对于死亡的恐惧得到克服。丧葬仪式实现了个体生命的象征性“永生”。

[关键词] 关中丧葬礼仪;死亡;礼乐传统;象征性永生 [中图分类号] K 8 9 2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 1 0 0 8— 4 1 9 3 ( 2 0 1 5 ) 0 3— 0 5 9— 0 6

死生之限引发古今“有限性存在者”人的无穷喟叹,也构成文化表述的深层动力,建构起纷繁多样的文化,并持续绷紧文化革新之弦。考察文化之异,可以从不同角度,借不同问题切人,但丧葬仪式无疑是最具典型性的仪式。文化人类学的仪式理论强调了仪式在建构和表达文化意义方面的

正是在今扶风县的绛帐镇,这也是东汉时期关中 地区成为吸引外地儒生学习经学的明证。东汉时扶风人班彪、班固父子则因编纂二十四“正史”之第二史《汉书》而青史留名。 n] ( 弛"∞宋代关学的开创者张载设馆讲学之地,位于扶风县城南 1 5公 里的眉县横渠乡。关学高举的“为天地立心,为生

重要性,丧葬仪式直接面对生死阈限,其中的文化 表述功能显得尤为明确、集中。本文以关中农村(具体到扶风县城关镇 )至今活态保存的丧葬仪礼为样本,分析其

中所蕴含的文化意义,分析的重点集中于人们面对死亡的态度以及在生命终点对于个体的定位问题。 扶风位于陕西关中平原西部,北部是与岐山县交界处的“周原”,是周朝隆兴之地。秦时即有 “扶风”之名,汉武帝太初元年 (前 1 0 4年)所设“右

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不仅是贯穿中国文化“大传统”之思想长河,且长久沾溉后人,对关中民风民俗产生影响。如果以雷德菲尔德的大小传统观念⑦来看,乡民社会中的民俗、仪

式、民间信仰等,构成了扶风历史文化的“小传统”。在“小传统”之中,丧葬礼仪是非常重要的组 成部分。按照《礼记 昏义》“夫礼始于冠,本于昏, 重于丧、祭,尊于朝、聘,和以射、乡,此礼之大体 也”[ 2”’之说,“丧、祭”应该是最隆重的。 一

扶风”,为汉室京师附近“三辅”之一,取意“扶助京

“人文关中”中的扶风丧葬礼仪

师,以行风化”。《后汉书》中所载的许多“扶风”人, 实际生活地包括从雍州 (凤翔为中心 )到长安之间 的关中平原大部,不限于今天的扶风县。①但是,

扶风丧葬仪式,也因地而异,所谓“十里不同

俗”。下面扼要说明的,是城关镇及周围丧葬仪式 中大致相同的程序。以时间为序,仪式主要包括 以下几部分:

关中大儒马融设绛帐授徒,引郑玄来问,… ’却

[收稿日期] 2 0 1 5 - 0 4 - 3 0 [基金项目]陕西省社会科学基金:关中民俗文化的美育功能与产业化开发研究 (项目编号: 1 3 J 2 6 5 )。 [作者简介]赵周宽( 1 9 7 1一 ),男,陕西扶风人,西安外国语大学汉学院讲师,文学博士,研究方向:文学人类学、哲学。 [通讯地址]西安市长安南路 4 3 7号, E— ma i h z h a o z h o u k u a n@1 6 3 . c o n. r 5 9

在仪式中获得永生的有限存在者——关中丧葬仪礼的文化人类学考察-论文

你可能喜欢

  • 社会文化
  • 网络文化
  • 文化人类学视角
  • 德国礼仪
  • 软件论文
  • 正式论文
  • 教师论文

在仪式中获得永生的有限存在者——关中丧葬仪礼的文化人类学考察 论文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