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吴昌硕的绘画艺术

浅谈吴昌硕的绘画艺术

吴昌硕,是中国近代画坛有开创性业绩的一代艺术大师,本名俊,后名俊卿,字昌硕,亦仓硕,号缶庐,老仓,晚号大聋,以字“昌硕”,号“缶庐”行于世,名满天下,精通诗、书、画、篆刻。

一、篆刻

吴昌硕的绘画艺术是与他少年磨石刻印的锻炼分不开的,他早年学习刻印,初师浙派,后又融合浙皖两派之长。这两派都有“师法秦汉”的主张。当时大批的钟鼎彝器都被搜集研究,石鼓、秦权、秦量、诏版、瓦当、峄山、秦山、琅琊等刻石及汉铜印等,成为临摹的对象。吴昌硕师法秦汉,发扬秦汉人敢于独造的精神,深得纯朴浑厚之趣。既能融汇前人法度,又善于变化,绝不为清规戒律所囿。能对以前各家特长融汇贯通并大胆创新,于刀笔之间突出书法意味,在对印面篆文线条变化的强调和处理上形成了刚浑一路的独特风格。他反对古印与文人印章篆刻中篆刻线条的一律光洁挺拔、回转流畅的模式。吴昌硕的篆刻在结构上不求四平八稳,在篆文线条上,他追求粗细变化,起伏顿挫,奇趣文姿,健步如飞与工巧的效果,将放纵和收敛,遵循法度和突破常规融为一体,其趣味之醇厚,耐人寻味,令人爱不释手。其技艺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它的灵秀之气挥撒于书画中,又创造出一个别样的风格来,看吴老的书画仿佛可以经历名山巨川,得天地之奇气,披读万卷书籍,摄古人之精华,摆脱一切纷靡。故其章法、笔气、墨韵,无不奇特,无不饱满。概括说,也即古人常说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是以开阔眼界,养胸中浩然之气之谓。更何况金石篆刻的深厚修养让他受益匪浅。

二、书法

吴老在书法方面的功力和学养与所达到的高度、成就是其绘画艺术能借古开今的重要条件。也是他绘画艺术面貌形成的主要因素。中国书法与绘画的历史十分悠久,按照一般关于书法与绘画关系的论点,书法是抽象的表现艺术,绘画是具象的再现艺术。“书画同源”说是由来已久的扩大说,其实诗书、画、印其原理是相通的。陈师曾在《论文人画之价值》一文中说:“且画法与书法相通,能书者大抵能画,故古今书画兼长者多,画中笔法,与书法无异也。”多数书法家一样,吴昌硕也有长时间的临摹过程。最初时,他从颜真卿入手后再学钟繇。颜鲁公“大开大阖,气势谨严”的楷书,使吴昌硕很快就奠定了良好的书法基础。兼师钟繇之后,于颜书中掺入了秀丽的笔法,却发展了好长一段时间。因此他自称“学钟太傅三十年”,恐

浅谈吴昌硕的绘画艺术的相关文档搜索

浅谈吴昌硕的绘画艺术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