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大脚

随笔闲来之作;对生活的感悟和感恩

父亲的大脚

赵翔翔父亲一步一个脚印永远的走了。他那双了不起的大脚也永远地消失在儿女们的视野中。

我的父亲是个地道的农民,不识几个字,当过二十几年的生产队长,六十岁那年还入了党。他老人家给我留下的是忠厚、善良、勤劳的印象。每每想起父亲,我总免不了对他老人家的那双大脚感慨许多。

父亲的大脚是我们老家三里五村出了名的。农村有句俗话叫“脚大踩四方”,意思是能走南闯北吧!好是好,但最困难的是为大脚做鞋。每当农闲或是阴雨雪天,母亲和大姐的中心任务就是为父亲赶做一、两双新鞋。说是新鞋,其实也就是鞋帮面料新而已,里子和鞋底全是旧衣服拆洗后经粘贴纳成的。大脚鞋在我们孩子的眼里就像只小船,但穿到父亲的脚上倒很坚实有力,那毕竟凝聚着亲人千针万线的心血。

做了多年生产队长的父亲,可以说他的脚印撒满了生产队的每个角落。在那深秋的旷野里,父亲悠悠略带苍凉的口雷口雷回荡在轻纱般的薄雾中,犁花后面一串又大又深的脚印埋下了来年的希望;在夏收的打谷场上,还是父亲那欢快、热烈、略显滚烫的口雷口雷,唤起老牛的激情,飞转的磙儿后,一串又大又深的脚印里装满了丰收的喜悦。

老父亲颇为得意他那双大脚。一九四八年淮海战役打响了,他和乡亲们推起小车去支前,从老家到碾庄一连走了五天五夜,硬是磨破了一双新鞋,他还把备用的一双鞋塞给了一位大脚的排长。那次支前父亲受到了表扬。每每提及往事,老人家都不无遗憾地说,要不是文化低,我也跟着大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父亲的大脚 (共1页,当前第1页)

父亲的大脚的相关文档搜索

父亲的大脚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