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庭筠

温庭筠

论温庭筠的词创作

摘要:温庭筠是晚唐著名的词人,他的词开了一代先河。在他的努力下,词从内容到形式都摆脱了诗的模式,并建立了词作为有别于诗的一种特殊的基本意蕴和风格,那就是婉约。温庭筠的词有66首收于后蜀赵崇祚所辑的《花间集》,因此被誉为花间鼻祖。文章从温庭筠的平生际遇着手,通过探寻温庭筠的词风对诗风的继承性,并把温庭筠的词与其风格相近的柳永等词人进行比较,从而探讨温词的创作风格及其艺术特色。

关键词:温庭筠 婉约 词风 艺术特色 创作风格

一、温庭筠的不平际遇

温庭筠,本名岐,字飞卿,山西太原人,其远祖温彦博唐初曾任宰相,而到了温庭筠一代家族已渐趋没落,已是不如唐初时其家族那样得势。翻开史籍,《旧唐书·温庭筠传》中说:“士行尘杂,不修边幅,能逐弦吹之音,为侧艳之词,公卿家无赖子弟裴诚、令狐滈之徒,相与蒱饮,酣醉终日。由是累年不第。[1]被人诬为“狭邪丑迹”,“污行”终究使得他应考进士而累年不第,终生几次应考都未能高中。事实上,温庭筠这些“丑迹”、“污行”在当时唐代也算不得什么,文人墨客尽得风流也很正常,对温庭筠“能逐弦吹之音,为恻艳之词”的这种指责,纯属嫉妒之词,相反却更能证明温庭筠多才多艺,擅长音律,这又何尝不是一大才能呢?当时人狎妓是常事,司空见惯的,很多名流与妓女都有密切的交往,而且无所避忌,他们都过得好好的,为什么惟独温庭筠落到了这种地步?从历史资料中,我们可以得出,其根本原因在于他得罪了当时权贵令狐绹。

[2]《全唐诗话》中有这样一段记述:“宣宗爱唱菩萨蛮词,丞相令狐绹假其新撰密进之,戒令勿泄。

而遽言于人,由是疏之。温亦有言云:‘中书堂内坐将军’,讥相国无学也。”[2]令狐绹自己作不出词,却拿着别人的东西来借花献佛,还嘱咐温庭筠不要泄露,实足是个伪君子。而温庭筠是个正直的人,不能容忍这样的做法,就把这件事情泄露了,令狐绹对温庭筠“由是疏之”,继而又参了温庭筠一本,说他有才无行。从此温庭筠就遭了恶运,可惜他一身的才华无处可用。《温庭筠诗集卷四》[3]中有《赠蜀将》一首:

十年分散剑关秋,万事皆从锦水流。志气已曾明汉节,功名犹尚带吴钩。雕边认剑寒云

重,马上听笳塞草愁。今日逢君倍惆怅,灌婴韩信尽封侯。

作者在诗中为蜀将鸣不平之时,不也正诉说着自己心中的苦闷吗?而温庭筠确实是有着“惊世之才”,《全唐诗话》卷四中记载“庭筠才思艳丽,工于小赋,每入试,狎官韵作赋,凡八叉手而八韵成,多为邻铺假手,号日救数人也。而士行有缺,缙绅簿之。 宣宗尝赋诗,上句有‘金步摇’,未能对,遣未第进士对之。庭筠乃以‘玉条脱’续之。宣宗赏焉。又药名有白头翁,温以苍耳子为对。”[4]的确温庭筠有着非凡的才能,才思敏捷。而面对这不幸的遭遇,温庭筠意识到了自身的弱小与不堪一击,产生了内心怀才不遇,无人赏识的落寞与寂寥。然而面对统治阶级对自己的排斥,他在诗中又流露出了自尊自爱,自我鼓励的心态,如《寓怀》一首:

诚足不愿得,妄矜徒有言。语斯谅未尽,隐显何悠然。洵彼都邑盛,眷唯车马喧。自期

尊客卿,非意干王孙。衔知有贞爵。处实非厚颜。苟无海岱气,奚取壶浆恩?唯丝南山杨,适我松菊香,鹏鲲诚来忆,谁谓凌风翔?

在这首诗歌中,作者表达了对自己的肯定,“鹏鲲诚来忆,谁谓凌风翔?”,其中透露着一种狂傲的气势,虽然这种气势不被统治阶级所赏识,但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温庭筠是有足够的底气的,只可惜温庭筠怀才不遇,世有千里马而无伯乐啊!所以下面这首《经五丈原》就表现了温庭筠的另一种心态。请看:

铁马云雕共绝尘,柳阴高压汉宫春。天清杀气屯关后,夜半妖星照渭滨。下国卧龙空寤

主,中原得鹿不由人。象床宝帐无言语,从此谯周是老臣。

在《寓怀》中流露出自尊自爱的情感状态之后,温庭筠心中也逐渐流露出一种闲适恬淡的心态,“下国卧龙空寤主,中原得鹿不由人”,这是对诸葛孔明的感慨,一切皆有天定,何必苦苦支撑?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温庭筠 (共7页,当前第1页)

温庭筠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