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学淇及其_竹书纪年_研究_刘仲华

中,钱穆也大量利用了雷学淇《竹书纪年》的研究成果,甚至有些重要结论和依据都来自于雷学淇的研究。以至于白寿彝在1961年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指责钱穆《先秦诸子系年》抄袭了雷学淇的《竹书纪年

义证》。

[4](钱穆和考据学)

雷学淇研治《竹书纪年》自嘉庆六年(1801)始,卒业于嘉庆十五年(1810),前后历经九年时间。在今天看来,雷学淇的研究成果虽仍有不少可疑之处,但是足以启发人们思路者颇多。

一、辑校文字

雷学淇在辑录中首先充分利用了流传的各种版

本。他认为《竹书纪年》,在唐宋以后逐渐散逸,对于元、明时期流传的版本,没有将其定为伪书,而认为是宋本散逸之后的残余。如吴 所校《纪年》二卷和何氏二卷本“吴,、何诸人所校即宋本之残缺者,其书自周宣以前,凡唐虞三代年数及尧元丙子、舜元己未之类,犹是竹书旧文,与古书所引悉合,

此最可据者。”[5](辨吴何诸人校本之误)

据雷学淇在按语中所提到的《竹书纪年》版本有“徐本”“、孙本”“、近本”(即当时流传的版本)、“大字本”、“张本”、“吴本”、何本”“、汪本”“、胡本”等。雷学淇在利用流传的各种版本的过程中,非常注意择取。如,吴本与何本虽是“宋本之残缺者”,但“幽平以后纪事不用曲沃晋魏之年,元王以后舛缪尤甚”“纠纷错乱,,与《纪年》原

文绝不相符”。

[5](辨吴何诸人校本之误)

除了利用各种流传的版本之外,雷学淇还充分利用他书进行辑录。所引书籍有:韩愈《黄陵庙碑》引注文《;太平御览》卷七十九所引《抱扑子》;罗沁《隋书 ;律历志》《史记》;《史记正义》;《史记;索隐》;郭璞《山海经注》《北堂书钞》;卷十七引《通;鉴前编》《宋书 ;符瑞志》《;水经注》《;穆天子传》;《汉书 ;西羌传》;胡应麟《三坟补遗》、《左传》;《国语》;《晋书》;《开元占经》;;《文选》;;王逸《离骚注》《艺文类聚》;《初学;记》《广弘明集》;《搜神记》;《史通》;《毛诗序传》;;郑樵《通志》;蔡邕《石经》;顾炎武《日知录》《;太平广记》;高士奇《春秋地名考略》;鲍彪《战国策注》《太;平寰宇记》;赵一清《水经注刊误》等。从辑录依据来看,雷学淇更多使用的是各种古代书籍中关于《竹书纪年》的引文,如《史记》、《汉书》《、太平御览》、《北堂书钞》、《艺文类聚》、《初学记》《、水经注》等,以上这些书籍也都是清儒进行古籍校勘、辑佚、辨伪所使用证据材料的主要来源。版本也是清儒作考据时非常注重的对象,即利用不同

版本进行字句校订,但雷学淇在校订《竹书纪年》中利用不同版本时,很少作为推论的依据,在雷学淇看来《竹书纪年》的各种版本大多错漏差舛(只有大字本,雷学淇较多地作为依据)。

当然,雷学淇也不是盲目信从这些古籍中关于《竹书纪年》的引文。如,周成王二十一年的纪文在流传的版本中都是“:除治象,成康之际,天下安宁,刑措四十余年不用。”李善《文选》中《贤良诏》注文、《策秀才》注文以及《太平御览》八十五卷都引用“成康之际,天下安宁,刑措四十余年不用”这16字,而且都注为《竹书纪年》之文。雷学淇认为这16字根本不是《竹书纪年》的纪文,而是当时沈约作注解时所引《史记 周本纪》的文字,后来李善《、太平御览》都误以为纪文。雷学淇曰“:注文十六字《史记 ,周本纪》文也。李善《文选 贤良诏》注《、策秀才》文注及《太平御览》八十五卷,皆引为《纪年》文。盖沈氏引《史》文以为此注,善等又引沈注也。诸本皆脱,今

补。”[6](卷4,周纪)

可见,雷学淇也不是盲信古书的引文,其态度是相当科学的。

雷学淇辑录、校订《竹书纪年》总的原则是经、传分离。他认为《竹书纪年》原本有经文的同时也有传文。他说“:纪年体例与《春秋》同,房玄龄《管子注》谓是周公之凡例也。今纪中间有差异,而实系纪年旧文者。盖《纪》出襄王冢,此王未没时魏之史臣纂辑古志及其国书,附辞纪下,以便省览,进呈于王供检阅者,是即纪年之传矣。其初传文必旁见侧出,与正纪不甚相淆,特竹简蝌蚪书湮灭岁久,难尽辨析。故晋时杜预、郭璞已纪传同称。近时传本溷乱尤甚矣。今所校订,凡纪文皆作大字,传文在纪内者以小字别之,其附于后者皆亚纪一字,使传与附注有别,

纪与体例无违。”[6](略例)

雷学淇认为《竹书纪年》,原书的体例与《春秋》相同,即唐代房玄龄在《管子注》中所说的“周公之例”,所谓的春秋纪事体例。《竹书纪年》乃魏国史臣所作,在魏襄王未没时,为“以便省览”,特意“纂辑古志及其国书”“,附辞纪下”,从而形成了传文。因此《竹书纪年》,在晋代出土后所流传的本子中,既有纪文也有传文,而且传文与纪文是分开的,传文旁见侧出。这是符合当时情况的。但后来的流传本,因从竹简书写方式改为绢、纸书写,纪文与传文逐渐纠缠在一起,混淆难辨。所以到晋杜预、郭璞时已是“纪传同称”,至于明清以来的传本更是“溷乱尤甚”。鉴此,雷学淇在校订中力图将混淆在一起的纪文、传文分开。纪文作大字,纪文内的传文以小字区别,附在后面的传文则低一格。

雷学淇的校订方法颇为精湛。如,依据他书的

111

《汉魏丛书》“《路史》《礼记正义》《史学占毕》《广韵》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雷学淇及其_竹书纪年_研究_刘仲华 (共6页,当前第2页)

雷学淇及其_竹书纪年_研究_刘仲华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