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性德

读纳兰性德的悼亡词

读纳兰性德的悼亡词

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轻爱情而重婚姻的文化背景下,悼亡之作,可以说是爱情题材的有机组成部分。长期以来,悼亡作品中作者大多立足于世俗生活,或追忆在凄风苦雨的岁月中与妻子相濡以沫的至情,或抒发失去妻子后对在孤独中经受的人世艰辛、命运坎坷的感叹。一直到了纳兰性德,悼亡词才出现新的面貌,并达到了高峰。

纳兰性德是古代词史上写悼亡词最多的词人,《纳兰词》中明确题为“悼亡”的有7首,其他虽未标题而内容可以确认为“悼亡”的,尚有40多首。乌衣门弟,钟鸣鼎食,位高权重的纳兰性德写下的悼亡词,除具有前人的自悼情结外,还表现了超出世俗生活层次的更高追求。

走入纳兰性德的悼亡词,首先就会置身于情感的氛围中,被一股强大的情感力量攫住,感受到一个至真至深的情感世界的存在。纳兰二十岁时与十八岁的卢氏成婚。卢氏出身名门,知书达礼,才貌双全。婚后二人感情和谐美满,但好景不长,结婚仅三年,卢氏难产而死。纳兰是一个至情至性的人,对他而言,卢氏不单是妻子,更是知情解意的伴侣,卢氏的溘然长逝,对他来说是生命中极为沉重的打击,给他带来刻骨的悲哀、无尽的思念。他无法排遣心中的郁闷和伤痛,就把对亡妻的一往情深,以满腔的清泪遣句填词,铸出婉丽,致使痴极恸极的悲欢离合之情充溢在悼亡词作之中,酿造出真挚强烈的情感氛围。

纳兰性德的第一首悼亡之作是《青衫湿遍·悼亡》一词。

青衫湿遍,凭伊慰我,忍便相忘。半月前扶病,剪刀声、犹在银缸。忆生来,小胆怯空房。到而今,独伴梨花影,冷冥冥、尽意凄凉。愿指魂兮识路,教寻梦也回廊。 咫尺玉钩斜路,一般消受,蔓草残阳。判把长眠滴醒,和清泪、搅入椒浆。怕幽泉、还为我神伤。道书生薄命宜将息,再休耽、怨粉愁香。料得重圆密誓,难禁寸裂柔肠。

一直以来的解释都是这样:“青衫湿遍”第一句就表明了词人悲痛的程度,眼泪把他的衣服都浸的湿透了,这对词人是怎样一种悲痛,又是怎样一种凄凉?“凭伊慰我,忍便相忘。”凭你对我的一片真情和安慰,我又怎能忍心把你忘记呢。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纳兰性德 (共4页,当前第1页)

纳兰性德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