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时五年探访 中国的文物市场到底有多黑?

搞收藏的同志必备的资料,是钱币学,泉学的基础 钱币作为法定货币,在商品交换过程中充当一般等价物的作用,执行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贮藏手段和世界货币五种职能,这是 钱币作为法定货币在流通领域中具有的职能。然而,当抛开其作为法定货币的角色,而作为一种艺术品和文物, 钱币又具有了另一种特殊的职能——收藏价值。 袁大头、孙小头、银币、收藏、泉友、钱币收藏、钱币天堂、coinsky、古钱币、华夏收藏

2008年12月26日 14:23:11 来源:中国青年报

他耗时5年,周旋于古玩市场、拍卖公司、造假基地之间;他亲历香港走私通道,暗访学者、古玩商贩和走私犯,他写下《谁在收藏中国》,揭露中国文物市场的幕后真相。他担心“人们的灵魂被金钱吞噬”,所以,不得不喊上“这么一嗓子”—文物市场有多黑?!

中国国家博物馆里,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指着商代的“铜觥”,对身旁的父亲说:“爸,看,这个我们家有。”走到“官窑贯耳瓶”边,她说:“这个,我们家有。”看到“骑驼乐舞三彩俑”,她又说:“爸,这个我们家也有。他们也都在潘家园买的吧?”

吴树一直好奇地跟着这对父女。这个记者去过很多国家的博物馆,可却是第一次在这样“神圣的地方”,听到这样的话,而且出自一个小姑娘之口。

回家后,吴树立刻打开电脑,他甚至控制不住自己敲键盘的手,“叭叭”不停,一直敲下去。5年来,吴树暗访国内古玩市场、拍卖公司、文物造假基地,他说自己“深深受了刺激,必须说出真相”,因为,“我怕人们的灵魂被金钱吞噬。”

12月19日,北京,大风,零下8摄氏度。在一家瑞士咖啡厅,58岁的吴树摘下他的红围巾,刚落定,就指着记者带的他刚出版的《谁在收藏中国》一书说:“我可不指望当畅销书作家。” “我写这本书,完全是由着性子,喊一嗓子。O型血,爱冲动!”他说。

5年前,这个某家电视台的领导跟普通人一样,对文物一无所知,“看胎”、“看釉”、“听声”这些行话,他一句不懂,他更不知道一些造假的诀窍,比如陶瓷用x线照射后,每一秒钟会将釉面老化程度提早200年左右。

他入行纯属偶然。一次,九江的朋友告诉他,九江市的一农民在河边挖到了一堆“烂罐子”,让他去看看。他随了几个朋友就去了。

一到农民家,农民正在拿稻草擦罐子。事后,他才知道,刚出土的陶瓷文物,一般都得风干半个月,再拿毛刷子轻轻刷去土,最忌讳刚出土就又擦又洗。

10件东西,擦了8个,外面的釉很多都擦掉了,只有两件还没来得及擦。没擦的一个罐子,一边像个鸡头,一边看着像个火炬。他给浙江懂行的朋友打电话。朋友说,快去出土现场,看砖是不是一头高一头低的“塔砖”。吴树随老农一看,果然是“塔砖”。于是,朋友断定,这是西晋的“鸡头罐”,那个所谓的“火炬”,就是鸡尾巴。

一谈价钱,10件东西,老农要1800元。吴树二话没说给了,同去的朋友嘲笑他:“就这堆破罐子?你是不是扶贫来的,给这么多!”

可回到北京,请行家一看,这批“烂罐子”全是“老货”,值几十万元。吴树一下子就傻了。 在初次告捷的刺激下,吴树就成了“每天8万客流量的潘家园的寻宝一族”。那时候,他疯狂地一麻袋一麻袋地买古董,花了10多万元,可结果请专家一看,全是假的!

“像过山车一样,癫狂了一把”后,吴树感觉到,这行当水深,“不是一般人玩的”。于是,他开始研究潘家园,因为,这里以“近乎机器生产的速度,创造出无数个财富神话”。 一张几代人趴在上面吃过饭的方桌价值数万元、一只老祖母的泡菜坛子价值十几万元,一副挂在堂屋里都嫌寒碜的旧画价值几十万元

一位卖肉的,偶尔拿5斤猪肉换了一张发黄的老画,画上连作者章都没有,却盖了三代皇帝的鉴藏印章,人人都说是赝品,不料却被人高价收了去。数年后,这幅老画现身美国纽约拍卖会,落槌187万美元(合1600万人民币),创下了当代中国古代书画拍卖的世界纪录。 一位柳先生,在潘家园50元淘回一只天蓝釉红斑钧瓷洗,被妻子嘲笑“一只患有红斑狼疮症状的烂碗”,拿着装洗衣粉,后来被人2万元收了去,结果这只碗被国家博物馆做碳14测试,证明是宋代的钧瓷,最后以600万元转让。

潘家园“捡漏儿”的财富童话,吴树听了太多。可听到看到更多的是败家的,上当的,走火入魔了的。

在采访中,他发现有个做发财梦的人,光“成化斗彩鸡缸罐”,就收了500多只,可惜全是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耗时五年探访 中国的文物市场到底有多黑? (共3页,当前第1页)

你可能喜欢

  • 文物市场
  • 古玩市场
  • 市场现状分析
  • 古玩收藏
  • 陶瓷鉴定
  • 中国陶瓷
  • 艺术鉴赏
  • 电子商务研究

耗时五年探访 中国的文物市场到底有多黑?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